徐樂江:鋼鐵業将會實現機器替代人
編輯:admin
字号:A-A+
摘要:9月24-25日,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華通訊社指導,新華社《财經國家周刊》、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華制智能主辦的2016第二屆中國制造2025與工業4.0全球年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

  9月24-25日,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華通訊社指導,新華社《财經國家周刊》、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華制智能主辦的2016第二屆中國制造2025與工業4.0全球年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隆重召開,500餘位中外嘉賓雲集。

  本次年會以智能制造體系構建和實施路徑為主題,由24日的主論壇及25日的五個平行分論壇組成,特邀中、德兩國政府、企業等多方代表,剖析新工業革命時代全球經濟大勢,解讀德國工業4.0現狀,洞悉中德合作新動向。

  通過分享中德最佳實踐經驗,解決中國制造業最迫切需求,為中國實現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提供前沿趨勢和最佳實踐。52位中外演講嘉賓為現場500餘位參會嘉賓帶來一場場思想盛宴,中德聯動,共襄智能制造産業盛舉。

  如下為寶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樂江演講實錄,他分享的主題是《轉型服務制造 打造智慧鋼鐵》。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下午好!今天非常高興有機會跟大家分享鋼鐵業的中國制造2025。上午到現在聽了前面很多德國的專家,包括李部長、柳院士、幹院士的發言很受啟發。

  鋼鐵不僅是中國去産能的第一行業,全球注目,也成了政治家見面必談的話題。鋼鐵問題實際上折射了中國傳統制造業發展的現狀,作為非常典型的流程制造業,我們自己認為和前輩比,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律,當産能多了,就需要供需關系的調整。

  第二,重組提高集中度。2010年42%,到2015年的34%,這也是客觀規律。

  第三,布局調整,以前鋼鐵企業集中在大城市、省會城市,今後城市居民重視環保節能,希望你離開。我們趕上了這個時代,應該打上這個時代的烙印。中國的鋼鐵業按照4.0劃分,今天都沒達到。

  在這個時代首先是個性化服務,這是鋼鐵智能制造的先決條件。鋼鐵業是一個非常規模化的行業,因為要規模化運作才能效率高、效益好。但是用戶和别的行業是一樣的。

  今後當基礎設施投資告一段落的時候,就會越來越需要個性化的服務。之所以前輩過去沒有研究,是當年不具備這個背景。所以大家把用戶拼大塊,拼完集中去滿足。但現在,集約化的生産和個性服務已經不是問題了。

  第三,我個人認為鋼鐵業是最适宜推進智能制造的少數幾個制造行業之一了。實際上行業自身有化學反應、物理反應,有加工制造,智能化已經達到了一定程度。但我們創造的大量數據,還沒有人去下功夫,數據仍然躺在那裡睡覺。

  這需要我們去做,如果不做,那麼就會在下一輪競争中被淘汰。尤其是中國的鋼鐵業變化很快,2008年之前鋼鐵到最終用戶有二十幾萬的中間商。今天都沒有中間商了,有近300家的電子商務公司,包括寶鋼、五礦和阿裡巴巴,大家都在網上購買。

  第四,工業4.0的大集成。三大集成對鋼鐵業有颠覆性的影響,第一個是橫向集成。實際上我前面說過20萬家的中間商沒了,客戶對鋼鐵業今後的要求越來越透明。這種橫向集成一定會發生。

  第五,數字化是鋼鐵制造的關鍵。中國工業體系挖掘數據的能力,肯定不如阿裡巴巴、騰訊、百度。在消費領域數據的挖掘,今天實際上阿裡巴巴已經改變中國人的消費模式了。但工業領域的數據挖掘方面我們落後了,數據挖掘其實是對工業的升華。

  第六,打造智能化需要處理好兩個關系。鋼鐵行業最大的關系是規模化定制與個性化的定制的關系、智能制造和個性化的關系。我舉個例子,我們會像選一件喜歡的服裝和消費品一樣選擇工業品了。

  第二部分我想講的是智慧鋼鐵是推進下一步中國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抓手。

  今天都在談去産能,但是别忘了,這是一個進入了智能化、數字化大平台的時代。

  在這種時代,鋼鐵業利用智能化制造,要使産品結構升級,就是讓産品從強度韌性,包括綠色制造更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另外,智慧鋼鐵促進綠色制造。此外,和過去的發展階段不一樣,中國的五大發展理念已經把生态文明列進去了,我們還要協同發展。

  第三,行業的管理水平。我們在智能制造上一定要投入,最終反映到企業要有競争力。寶鋼已經實現了熱軋車間自動化制造。我們自己在想,所有的制造都是智能設備,這時一定要改變管理觀念,包括工作方式和思維方式。

  智慧鋼鐵一定會降低人力成本。我們已經看到未來智慧鋼鐵對人工成本的替代,我們未來智能制造要把優勢發揮到極緻,而逐步向鋼鐵這個傳統行業滲透,全部是機器替代人。

  後面第三部分寶鋼轉型制造,今天僅僅點題。因為我們也是剛剛開始。這一次在流程制造,寶鋼有幸選擇了熱軋車間。這個試完以後,我們會試驗全流程的制造基地湛江鋼鐵,未來我們把煉鐵煉鋼以及用戶都串聯起來。目前正規規劃千萬噸級的智能制造鋼鐵廠,同時我們也在适應新的商業模式。

  所以各位嘉賓,全球鋼鐵業和中國鋼鐵業在平衡過程當中,鋼鐵業産能過剩不是單單中國的問題,中國隻是這個問題比較嚴重。全球鋼鐵産業都過剩。我跟德國和日本的同行,美國、歐洲的同行都在說,我們都面臨轉型升級。他們基本上都處于3.0的水平,他們也往4.0轉。

  我相信我們能夠抓住時代潮流,相信我們能為行業的發展探條路出來,同樣為人類發展探條路出來。我們現在有互聯網時代,有智能化,有大數據雲平台,我們趕上了,我們為這個目标共同努力。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發布于2019-08-13 10:55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 收藏:
您可能喜歡的文章
熱門閱讀